久口十£

主瑞金


我要不还是继续当失踪人口好了……

离别不说 再见

失踪人口回归……
*瑞金only
*只想看他们要各分东西时的样子,毫无营养的小短篇……
*时间是两人高三考完后(同岁)

最后的一次铃声响彻在这个校园里,至少对于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校的高三学生们,这确实是最后一次了。

教室里的学生们迫不及待得涌向门口,女生们边走边聊着暑假去哪里玩,男生们则互揽着对方的肩嬉笑着说一起开黑。一时间有些嘈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享受这或多或少的喜悦与放松。

倒是有不少人向一位金发少年道别,他一一回以微笑,才一会过去少年就收获了不少拥抱。
“金,今天是你值日。”这样的话一听上去颇有种挑衅的意思,但是配上清冷的声音,甚至隐含一点无奈,实在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对哦!抱歉忘记了,格瑞。”金有点不好意思地抬了一下自己的帽子,跟朋友们打了个招呼就兴冲冲得跑进储物间拿扫帚,随后一脸悲壮地看着满地的试卷碎屑和拼凑不齐的书本,顺便偷偷瞄了一眼正打算用看书来消磨时间的格瑞。
格瑞最终抵不过金扫一会地就投向他的自以为很隐秘的眼神。

“耶!我就知道格瑞对我最好了!”事实上这句话金已经可以说得脱口而出了,而且毫不虚情假意。
“认真扫地。”
“yes,sir!”

等金和格瑞从成堆的纸张里解放的时候,天空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着实有一种似续似停的意味。天色微暗,像是被蒙上一层轻薄的黑纱,不过偶尔也有透亮的地方,隐隐约约地洒下一点光影,被地上不大不小的水洼折射着。这时候校园里的高三党们走得差不多了,唯独零零星星的几个学生还在悠悠地漫步,可能很想记下这个生活了三年,承载了自己数不尽的笑声与泪水的地方。

“啪嗒”金从向前一跃,平稳地把一只脚踩进了有浅浅一层水覆盖的小坑,溅起了点点水花,接下来又继续着这个看起来十分幼稚的行为,不一会儿就与走在后面的格瑞拉开了一段距离。

格瑞沉默地撑着伞,眼神追随着金一蹦一跳的步子,思绪也跟着这调子千回百转,总是泛着冷意的眼眸也难得染上了温柔的颜色。

前方是十字路口。
金又一次落地,但他没有继续前进了,而是就着水痕干脆利落地转身,站在原地,眼睛直钩钩地往前方的身影看去,瞳孔里倒影着,仿佛也只剩下那个干净而淡漠的少年。刹那间目光交汇,对面的人大概没有想到金会突然转过来看他,微微一愣。这段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格瑞已经走到金的面前了。

这一次是难以言喻的沉默。

最终金用极其欢快的语气打破了这个局面“格瑞,我们暑假一起去哪玩呢?还是呆在家里打游戏!不过我觉得老是呆在家里也不好,这样的话那果然还是出去玩的时候打游戏比较好,但是……”

“金。”格瑞打断了对方的长篇大论,他知道这不是金特地停下来真正想要说的,毕竟这几十年的发小不是白当的,默契总是自然而然地就驻扎在两人的每一句话和动作里了。

“格瑞……我们,是不是以后就会各分东西,形同陌路了。”饶是金无时无刻洋溢着欢乐的声音此时也止不住得带了些不舍与难过。

“会不会各分东西我不知道,但是一定不会形同陌路的。”格瑞用坚定的声音告诉了金他的答案,这是无需质疑的答案。

“但是,很难想象以后没有格瑞陪着的日子是怎么样的。”金眉头微皱,语气里的理所应当连自己都
没注意到。

“我……金,你在逃避什么。”如果刚开始格瑞没有发现,那么他现在明白了。

“唉?被格瑞发现了。其实,姐姐回来了。”
“嗯?”
“所以我想…不知道该怎么……”金停顿了一下,耳尖微红,“怎么解释我们的关系。”
“哦。”
“没别的了?!格瑞你给我出出主意嘛!格瑞,格瑞!你别走啊!”
“走了,我们一起去。”
“啊!好!果然还是格瑞最好啦!”

格瑞没有躲开金大大咧咧的拥抱,他们彼此都清楚,离别的话不轻易说出口,是为了下次再见。

雨停了,黑纱被适时地揭开了,原本吝啬的一丝微光变成了晴空万里,道路两旁树上的知了重新开始鸣叫,万物都抖擞精神,汲取着水分生根发芽,大概都想要成长得能够独当一面,一边说着再见,一边忍着离别。

无论多么华丽而让人不忍离去的宴席,它终究要散。但没关系,散了的人我们可以重新找齐,散了的会我们可以重新开。只要你我还活着,就一定可以重聚。
——End——

高考结束了呢,虽然我不是高三的,但也能够感受到那股气氛,到了最后要走的时候,大家都会心照不宣的闭口不提,所以希望还没高三的高中党们要珍惜在一起的日子!我也会好好珍惜的!